內地成為控制香港持牌法團的最大股東

香港成為內地資金配置海外資產的重要窗口,為了爭奪這塊肥肉,內地機構紛紛南下在香港申請券商牌照,目前內地成為控制香港持牌法團的最大一群股東。

競爭激烈,生意難做,近年來不少香港本地券商都紛紛賣盤,出售給內地券商,而擁有全牌照的證券行尤其受歡迎,但與此同時也滋生不同問題。

因為證監會規定申請牌照時,起碼要有兩個負責人員(Responsible Officer)。但近來一些本地的小型券商,甚至打包出售,套餐包括兩名虛設而無須上班的負責人員。證監會表示對這種情況感到不安。 需要和內地證監會合作,加強監管。

券商界人士對智通財經表示,不久前證監會才加強對券商高層的問責,要求券商要提交關于八大核心職能主管的名單,可能是希望讓券商落實真正負責人,監管虛設負責人。但認為此舉未必有用,反而連累小型券商。

本地券商紛紛賣盤   內地券商目前占13%

雖然內地和香港資本市場聯系加強,北水紛紛南下,為香港資本市場帶來生意,但是也伴隨著大量內地資金涌入證券行界,競爭日漸激烈。

據智通財經了解,去年持牌法團的總數增加11%至超過2400家,而新法團牌照申請數目的升幅更高達50%。而截至今年3月,已增至近2500家。但是去年持牌法團營運收入總額下跌11%,純利總額亦減少51%。

在香港從事不同的金融活動,要向證監會申請不同的牌照,并且規定申請牌照的公司,必須委任最少兩名負責人員直接監督進行的有關活動。

由于一些資本雄厚的內地券商,希望省時省力,就會直接收購持有牌照的公司。所以一些具有全牌照的本地證券行,陸續被內地機構收購。例如,去年香港本地的全牌照券商華富國際被內地泛海集團旗下泛海國際金融以約10.97億元收購。

據智通財經了解,內地已經超越美國,成為控制香港持牌法團的最大一群股東。在所有持牌法團中,有約13%是由內地公司控股。伴隨這內地資金涌港,擼起袖子想在香港券商界分一杯羹,但也衍生出其他問題。

老牌大券商行經營困難,更別說一些小型券商。證監會中介機構部執行董事梁鳳儀近日表示,一些小型和不活躍的證券行,會將名義上的負責人員一同出售,售價只是幾百萬元。然后用幾萬元月薪聘請名義上的負責人員,而他們也不用到辦公室上班。

梁鳳儀表示,這種情況讓證監會感到不安,并警示如果證券行出現問題,這些負責人員是需要負責和承擔后果,甚至可能被撤銷牌照。

未來和中證監合作  加強監管

香港證監會表示,只會發牌給“適當人選”。因為過去券商牌照申請者主要是香港證券業界所熟悉的,所以證監會比較容易評估和追查他們是否合乎資格審查。但是近來越來越多來自內地,且在香港的證券業并無任何經驗的人士,想在香港成立或收購經紀行及資產管理公司,所以要對這些申請個案進行更詳細的審查,要和中國證監會等監管機構,進行更緊密合作。

為了加強持牌法團的高級管理層的問責性,以及提升高級管理層對他們在現行監管制度下的責任的認知,證監會今年4月引入新措施,要求相關機構提交八大核心職能的負責人,更在2017/2018年度預算建議,中介機構部亦增加八個新職位,以處理大幅增加的新法團牌照申請和新的核心職能主管制度。具體分類如下:



這被業界視為讓“幕后老板”現身的招數,但是也有券商人士認為,這招設想雖好,但是成效未必如理想。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副會長梁崇讓對智通財經表示,近來券商違規增加,證監會通過引入新措施,將違規情況分類,并規定要有相關負責人,相信是想將責任更清晰和具體落實。

他認為,這項措施對大行和較具規模的公司影響不大,但可能拖累一些中小型券商。因為這些券商可能全公司員工都不足十人,但現在卻需要8個核心職能主管,程序和開支都造成擾攘。

有證券界人士認為,新措施出發點是好,但界定了責任后,也可能導致各家自掃門前雪。當業務出現情況時,如果不是自己負責范圍,就視而不見,免得麻煩,導致實際效果大打折扣。

該名人士并不認為這項措施就可以找出“幕后老板”,因為內地的券商有足夠資金聘請不同人來做負責人員,根本不用自己出面。
最后更新時間:2017-05-08 閱讀:258次

資訊中心相關內容推薦:

老光棍影院-老光棍影院手机在线观看-老光棍电影网